衢亖羆

【胜出】遗忘

*ooc严重

*刀子刀子刀子

*OK就往下看吧,谢谢!

目光呆滞的望着楼下的人群,头发像花瓣一样​。他纵身一跃,飞过天空。

成了​飞鸟抓住云翼。

……

悉悉索索的脚步声,哭泣的女人。

还有,还有​什么?

还有一个骂骂咧咧的,黄头发的。

叫什么来着?​

什么时候开始的?绿谷不能理解情感了。

无论是曾经的悸动,还是撕心裂肺的痛苦。

无论是亲情,还是友情,不对,他没有友情来着

那就是。。。爱情吗?

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。

​是从那一句对不起吗?还是从那一句废物?

炸裂的笔记本,没出息的眼泪,残酷的事实。

闭好的帘子,挡住了想浸入的月光。任由黑暗侵蚀着的少年,泪光盈盈。

咚咚咚,急促的敲门声。

绿谷慢吞吞的,光着脚走下去。还没等打开门,那人就踹开了门,让本来就昏昏沉沉的绿谷促的倒了下去。没有出声的绿谷,只是怔怔的望着地板。

他可以感觉到无声的怒气。

谁啊,这是?他缓缓的抬起乱蓬蓬的头。

黄头发的,鸽红色的瞳,充斥着愤怒和一点点,一点点的?一点点的担心。

“你”

“是谁啊?”

绿谷沙哑的问着。

听到这句话,那男人的瞳色又深了一些。

“站起来”,像是命令一般,不可抗拒。

绿谷像是被吓到了一般,颤颤的站了起来。可是眼前昏黑,他又倒了下去,发起抖来。

那男人顺势揽住他,却被绿谷的消瘦惊住了。

突起的骨骼像是一把把利刃硌着他的心,小心翼翼的呼吸,小心翼翼的触碰,不住的颤抖,都那么刺人。他手上的伤疤,是为了谁刻下的。那么心痛。

“废久”

“……”

听到这个称谓,绿谷蒙上灰的眼光像是进了星辰。想要回答什么,却只是张开嘴,什么都叫不出。痛苦,撕心裂肺的弥漫出来。不住地抽噎,泪啊,泪啊,滴落在那人的颈上。

你是谁啊,为什么想不起来。

是狂妄的,是嘲笑我的,是保护我的。

还是我憧憬的,我仰慕的。

是无论怎么逃脱,都还是让我处在穷途末路的。

绿谷紧紧的拥住他,不住的哭着。

“小。。。。”

他小声的呢喃。

他想起来了,奋不顾身的身影

愤怒的吼叫,金黄色的头发

鸽红的双瞳,少有的没有把握的不安和急躁

是那个人啊

“小胜”

他嘶叫着,近乎绝望

是那个人啊,是那个自己仰慕的,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啊,是那个。。。

“小胜,救救我”

他大声的祈求

是那个悸动的根源。

“小胜,对不起”

他。。。

是那个跳下的根源。



【我的话】谢谢你看到这里🙉